[注册新会员]

移动站 网站地图 客服电话:025-85519991

【51交友中心公告】
一夜多次性爱到底好不好?
关闭
普通登录 短信登录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 
   找回密码     用户注册 
手机号:
  免费获取校验码
效验码:
 
  找回密码      注册新会员
会员交流 >  交友故事 >  上海Gay圈MB的隐秘生活
  • 发 帖 人: myyi
  • 主 题 帖:1篇
  • 跟  帖:0篇
  • 金  币:94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7-10-03
    最新发布时间:1天前 回帖:5

上海Gay圈MB的隐秘生活

    “你是谁?你以前接触过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吗?” 

  “你来见我们的目的是什么?是来做社会调查吗?”“你们调查的目的是什么?”“你是怎么看我们的?”“你是个女孩子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龌龊?” 

  他们直视着我的眼睛。还没等我开口,问题就雨点般向我袭来。在他们的眼睛里,你能读到的只有一种东西——戒备和怀疑。 

  这就是在Gay圈里被叫做MB男孩(Money Boy)的人群,他们散布在上海各个角落,在广场、酒吧、舞厅,或是虚拟的网络上,寻觅购买他们服务的客人。 

  据同性恋研究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,在上海,MB的数量应该不下几千人。 

  在上海一个MB聚集的广场,漫步在绿树成荫的一角,笔者识别出大概有二十多个MB,他们往往两三个一群,或是站着,或是坐在供游人休息的石椅上,等待“客人”上门。 

  他们的年纪都很小,一般都在25岁以下。许多来自于内陆或是西北偏远的农村,学历都很低,随着民工潮涌入沿海的大城市打工。然而,繁华的城市对他们并不友好,他们往往找不到工作,或曾从事低收入的体力劳动。多数人有过不愉快的遭遇。往往是在“朋友”的引领下,成了城市夜色下的一名MB。 

  他们中有的是“同志”,也有不是“同志”的,还有双性恋者。他们是隐藏在城市夜色里的一群人。即使MB之间,也少有人知道别人的真实姓名。 

  “老江湖”小邹 

  小邹就是漂泊在上海的MB人群中的一个。这是个单眼皮、小个子、肩膀宽宽的男孩,1984年出生的他已有四年的MB生涯,习惯称自己是“老江湖”。这次是他第六次来上海,大多时间都在北京游荡。 

  和小邹的几次接触中,你常常会发现,他会撒点谎,话里有些细节前后矛盾,这或是出于自我保护,或是自尊心在作祟。这也许是他在四年中能生存下来的一个法则,一道防线。 

  很小时,小邹就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。读到初二,他再也不想念书了。2002年,他和同学一起从家乡跑到广州,“想干一番大事业”。 

  刚下火车,就被人骗去了仅有的一百元钱。随后,他找不到工作,也没钱找住的地方,只能游荡在广州的荔湾广场,白天寻找机会,晚上就找个椅子睡了。 

  一天,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男子走到他面前,和他搭话,然后把他带到家里。中年男子在一家外贸公司做经理,当天就给了小邹一个6000块的存折。后来也时常会给他一些钱。两人在一块生活了半年。 

  包养的日子,很快在中年男子家人的介入下结束了。小邹又开始继续没有着落的生活。一度他觉得与中年男人之间确有感情的存在。一个朋友说,你已经是这条路上的人了,那就和我一起去做MB吧。 

  那以后,小邹就在各个城市游荡,一边开始MB的生活。“这份工作很自由,喜欢去做就去做,不想做就不去做,没人管。”他一般在网上招揽生意,网上有他的照片和联系电话。自称“老狐狸”的小邹有一套“谈生意”的方法,他自称很少被人骗过,“只有我骗别人的”,“从来没见过面的人,已给我寄了四五千块钱”。 

  有时,小邹会害怕自己感染艾滋病和其它性病,“但真做了这一行,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”。渐渐地,他也有保护自己的原则,“如果客人不用套,我是绝对不肯做的”。 

  常常把“做什么事只要开心就行”挂在嘴边的小邹,心情好时会很疯,但“不知怎么的就不开心了,一个人闷闷的”时,会“觉得自己很恶心”。这时,他就给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新疆女孩打电话。小邹称她为姐姐,“姐姐”对他很好,“她说会到上海来看我”。 

  他曾经和一个四川的男孩相处一年多,最后还是分了,小邹被伤得很重。“我发誓再也不找男朋友了,这个圈子里没有爱情,一切都是假的。”追求他的人有过一些,都被他拒绝了,“做朋友比恋人好。恋人之间会干涉彼此的事,会吵架”。 

  小邹的家在广西的一个小县城里。他有个孪生哥哥,在北京一所大学念土木工程,今年大三了。“他不是gay,有女朋友,有很多”,小邹强调。哥哥读书很费钱,每学期都要花七八千元。学校要开学了,小邹刚刚给他寄去四千块钱。 

  “家里人知道你在做MB吗?” 

  “不知道,他们不可能知道”,“他们绝对接受不了的。”只要手头有钱,他就向家里寄,“四年里,我给家里寄了五万块”,说到这个,他有点骄傲。 

  安静的Lucas 

  相比小邹,Lucas是个老实得多的男孩,安静,黑T恤,脖子上挂着个亮晶晶的饰物。在英语课练习会话的间隙,他鼓足了勇气,羞涩但认真地问坐在一旁的笔者:“请问一下,这句英文怎么读?” 

  来自陕西农村的Lucas去年下半年才踏进这个圈子。此前他在南京的一家饭馆已做到了领班的位子。“老板对我特别特别好,很看中我的能力”,但在浴室的一次经历,改变了一切。 

  对放弃工作做MB,Lucas追悔莫及。“如果当时坚持做下去,而不做MB,我现在工作会好很多。”Lucas说他一直有个梦想,要做“很大很大的生意”,“就和海尔的张瑞敏一样”,让别人都羡慕。 

  现在,Lucas和MB朋友们住在一起,三个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。这段时间Lucas的“生意”不太好,“只能吃饱饭吧”。 

  Lucas很认真地告诉笔者,他一定会找份别的工作做的,“有房有车,能够过很优越很安静的生活”。这个梦,多少有点虚幻。 

  “模范学生”LUV 

  在一堆MB中,LUV是个很扎眼的男孩,高高帅帅。在MB中,他也是惟一一个每堂英语课准时到达的“模范学生”。在来上课的MB中,他学历最高,读到大专。他还有一份正当的职业——在上海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工作,“工资很低,每个月只有一千多”。 

  半年前,LUV从西安来到了上海。他自称是个双性恋者。在学校读书时,曾有过一个女朋友。“当我女朋友知道后,她说能够包容我,只是希望我能改。 

  来上海后,两人最终分手了。 

  LUV并不太喜欢和其他的MB来往。这是个目标明确、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男孩,他喜欢去淮海路一带的酒吧和老外打交道。他特别羡慕上海本地的MB可以用熟练的英语和外国人交流,现在,他正在努力地学习英语,“我要学到高级水准”。 

  他曾问笔者是否能够帮助他,“我对娱乐行业蛮感兴趣的”。 

  刚到上海的时候,LUV曾和别人挤在一个每月400多元的房子里。而现在他已经和别人合租了一个干净的、每月1500块的两室一厅。每个月他能积下4000多块钱。 

  “上海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现在,我感觉自己的梦想在一步步实现。”
  • 回 帖 人:清澈之眸
  • 金  币:5776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8-10-19 00:22:07.0
   回复时间: 1天前回复
虽然不支持不赞成,但也不歧视,真假生活境遇一无所知,也不想知。
  • 回 帖 人:床上君子
  • 金  币:23100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2-05-02 01:38:36.0
   回复时间: 1天前回复
很写实的文章,介绍了另一种隐秘世界,领教了。
  • 回 帖 人:心雨
  • 金  币:10918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7-11-02 18:14:49.0
   回复时间: 1天前回复
自食其力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
  • 回 帖 人:康康
  • 金  币:8524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5-08-11 22:18:03.0
   回复时间: 1天前回复
现实就是这样常人不能理解的也同样存在。
  • 回 帖 人:小曦
  • 金  币:16金币
  • 注册时间:2017-10-04 19:48:32.0
   回复时间: 1天前回复
生活是残酷的,生活也是现实的,当我们身不由己的时候才发现,生活其实就是那么回事
首 页  上一页 1 下一页  尾页

欢迎加入51交友中心网站!从此再也不寂寞了!

收藏 取消